【萤丸相关】由留守御迎语音而来的一点个人理解杂谈

※对萤丸的一些个人的理解杂谈吧,觉得对就算大家的,觉得不对算我的。

我觉得萤丸在说那些看似亲近的话得时候,语气总是透着一股蜜汁淡漠。

萤丸很懂事,与“任性”之类的词完全沾不上边,对于审神者的安排全盘接受,却也微妙的保持着距离。

说着“再摸的话身高会缩水的!”,然后也会疑惑的问“摸摸头有这么开心吗?”。
你觉得他是真的不明白这个动作的意义吗?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如果他是懂的,那么他便是因为想要保持距离而选择装作不懂,如果他是真的不懂,便是作为人类初生,对情感的迷茫与不知所措。

两种理解都可以,虽然我写的时候更多的采用了后者的设定,但是前者,或许更符合他的性格。

队长:“好~从现在开始我是队长啦!”
队员: “好~我当队员~”
做了队长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其实也不见得,做队员也没大差,对他来说没有分别,他并不在乎。
仿佛只是为了回应主人而特地说出来的:“好,我知道啦!”

所以在我个人的理解中,他的那些看似撒娇卖萌的行动,基本都是装出来的,或者说,是掩饰心底某些真实想法的手段。

轻伤语音:“啊疼!”
本丸负伤语音:“疼,别碰我呀,我受伤了!”
我想,萤丸是真的怕疼,疼到不惜卸掉伪装,将原本就存在的距离原原本本的展示出来。
也只有在这种没有余力维持伪装的时候,你才能窥见几分真正的他。

放置语音:“哈……没有人吗?……算了,晚安~”
留守御迎:“呼咪呼咪(睡着了咂嘴),啊咧,脚步声?啊,回来了!”
萤丸的放置语音是睡着了,留守御迎的语音也是睡着了。

萤丸在一个人的时候,感到寂寞无聊的时候,并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审神者身上,并不会说一些符合“可爱,撒娇,卖萌”这种设定的话,没有问主人在哪里,也没有呼唤主人的归来。

他选择了沉沉睡去。

大概是觉得,没有期待的话,就不会失望。

即便如此长久不得见面,也只是静静地将这份思念藏好。就像长久以来,在深海中的那段长久的岁月一样——睡过去,就什么都不会再想了,睡过去,就不会感觉到痛苦了。

然而即便如此,一点极其轻微的脚步声也还是能够将他惊醒,他能够一瞬间就认出来那是属于主上的脚步声,在无意间流露出真正的担心与欣喜。

也只是在无意间了。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将深藏的感情,流露片刻。
相信来到审神者面前,他一定又会将那片刻的真情收起,变回那个天真的笑着,在意着身高,无忧无虑的“孩子”吧。

————————————

拾伍司个人作品总索引(2017年)

九思的新浪微博

 
评论(14)
热度(90)
  1. 草商六休拾伍司-来呀约稿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