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婶前提的全员向】《喜欢·讨厌·雨》

※第一人称
※关于雨的故事
※私设如山
※萤丸以外的互动都是亲情
※假装是七夕的大甜饼
※写到的刀剑较多tag只打了戏份较多的
※有效评论(剧情相关评论)超过十条就在评论中抽一个人点图


我很喜欢下雨。
与此相对的,我知道萤并不喜欢下雨。
知道这件事是在刚刚拿到梅雨景趣的时候,我兴奋的换上了梅雨的景趣,回到房间却看到萤望着落雨的天空出神,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都没有发现,直到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主上啊。”好像是稍微有被吓到,萤看到是我之后,稍微出了口气,
“怎么了,很没精神的样子?”
萤丸嘴角弯起,微微对我笑了笑:“雨天……稍微有点苦手呢。”
“诶?萤不喜欢下雨吗?”
萤丸咬着嘴唇想了想,抬头望向阴沉沉的天空:“总觉得全身都黏糊糊的,身体也变得很重……总觉得……想睡觉了呢……”
我笑着张开双手,抹平了膝盖上的布料:“来睡一会儿吗?”
“没关系啦,而且今天,我可是近侍呀,要打气精神!”萤丸像给自己打气一样对自己点了点头,然后握紧了拳头。
我捂着嘴唇忍不住笑弯了眉眼,轻柔了抚了抚他的银色短发,柔软的像只猫,不,也许更像兔子也说不定。
果然还是喜欢下雨。


因为萤在雨天总是会很没精神的样子,那一次之后,我就几乎没有再用过梅雨的景趣,我没想到本丸会在我没有换景趣的情况下突然下起雨,带着五只小老虎在院子里玩的五虎退连同药研和乱都被毫无预兆下下来的雨淋成了落汤刀。
我赶紧招呼着他们进到屋里,给了一期一振温泉的钥匙,又去只会了光忠一声,他便默契的去厨房准备一些姜汤。
检查了系统,景趣一栏果然变成了梅雨,但我确定我并没有在近期动过景趣一栏的东西,试着将原本的夏夜景趣换回来,但不管尝试多少次,都一定会在我点下确定的吗一瞬间换回梅雨,而且还是暴雨的那种。
叹了口气,我这才突然发现政府那边的通讯也断了,本丸的座机只能打同同为本丸的座机,也就是说,只能拨打内线。
这才想起来翻出手机,信号状态果然变成了圈外。
万般无奈之下,我翻出上任的时候给我的备用线路,给政府发送了一封邮件,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发送出去。在看到虚拟屏幕上显示的“发送成功”之后,我终于松了口气。
万幸的是,这会儿没有给任何刀剑男士安排出阵和远征,如果有的话,怕是他们在工作结束之后也要回不来本丸。
怔了怔,我突然想起来萤丸不喜欢下雨这档子事,刚准备起身去萤丸那里看看,就看到一期一振推门进来,有些抱歉的对我苦笑:“那个,非常抱歉,五虎退的小老虎们似乎因为淋了雨的关系格外不安分,可不可以请您帮个忙……”
我只好暂时放下去萤丸那里的念头,先跟着一期一振去了粟田口的广间。


刚发开门就有一只老虎跳到了我的脸上,我无奈的拎着脸上毛团子的后颈把它拽了下来,这才看到被小老虎们弄的一团糟的房间。
小乱拿着吹风机在到处追一只小老虎,药研一手抱着一只,空不出手来帮小乱,小退将第四只老虎抱在怀里,不知所措的看着到处追老虎的乱,眼睛里闪烁着水花。
啊……嗯,我大概知道为什么要找我来帮忙了。
“乖一点。”带着灵力的声音在房间内飘散开来,我有意识的将自身的灵力释放,小老虎们突然都安顿了下来,就连我抱着的那一只也从我手中挣脱开来,窜回了虎群中间。
“帮大忙了……”一期一振抱歉的向我鞠了一躬,我摇摇头,对小退招了招手:“我来帮小退吹干头发吧?”
“诶……可……可是……”小退似乎没有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手捏着衣摆不知所措。
“主上,这种事情我来就好……”一期一振也走向前来,我摇了摇头:“小老虎们静不下来与小退的心境多少有些关系,我现在走掉的话,它们又会变成那个样子啦。”
顿了顿,我又举起双手:“别看我这个样子,吹干头发的事情还是很擅长的哦,不会弄疼的!”
说到这个地步,一期一振也不好再拒绝,倒是小乱噘着嘴凑了过来:“诶,小退好狡猾!我也想让主上吹头发!”
“那帮小退吹完就帮小乱吹干吧?”
“一言为定哦!”
我接过乱递过来的吹风机,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又看到了站在一边的药研:“药研呢?”
“诶?呃……我的话……”顿了顿,药研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了别处,然后摸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那就麻烦大将啦。”


伸了个懒腰,终于把擅长撒娇的短刀们的头发都好好吹干了。
刚刚从粟田口房间走出去,就收到了政府那边的回信。
“万分抱歉,本次系统维护之时,因失误而造成了部分审神者灵力与系统控制脱节的情况,目前正在加紧维修,请各位审神者暂停出阵与远征,静待回音。”
果然是政府那边出问题了吗,嘛现在也只能暂时停下事情等着了。要跟一期他们说一下。
我转身走回粟田口房间门口,听到里面传来他们聊天的声音。
“雨……好可怕……老虎们都坐立不安的……”是五虎退的声音。诶……小退也不喜欢下雨呀……
“诶,我还蛮喜欢下雨的哦!不觉得泥土和花叶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很好闻嘛!”噗,有种独属乱的罗曼提克感呢。
“最重要是空气变得清新了,感觉草药可以茁壮成长了呢。”哈哈,还真像是药研会说的话呢。
“主上?”还没来得及敲门,就听到身后有个声音叫了我一声,回过头,是光忠,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几个碗,里面装着浅黄色的汤药,我猜想大约是姜汤。
“啊,光忠,来的正好,等等与一期先生和长谷部先生一起,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有事要说,是关于下雨的事情。”
光忠点了点头:“明白了。”
我向他鞠了个躬,转身离开。


“萤,在吗?”我敲了敲萤房间的门,没有得到回音。“我进来了哦?”
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萤抱着自己的刀躺在地上,呼吸匀称,帽子掉在脑袋旁边,固定刀的绑带都没有卸。
“萤!”我走到他旁边,轻轻的摇了摇他:“要睡觉的话先把杯子铺上呀,这样睡会着凉的……”
萤眼睛睁开一条缝,迷迷糊糊的看了我一眼:“主上?嗯……不行,身体好重……好困……”
我叹了口气,去柜子里把被单杯子都拖出来铺好,然后抱起萤丸放了上去。
“萤,睡觉要把外衣脱掉哦?”
萤有气无力的坐在原地半睁着眼睛,我赶紧扶住他,萤伸手去解扣子,解了半天都没解开,只好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一头扎进了我怀里:“主上……帮我……”
……诶?诶诶?我僵硬的抱着似乎是又睡过去了的萤,内心激烈的挣扎了一会儿,我把萤丸放躺下去,缓缓的把手伸向了萤的外套……
“主上?”明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抬起头,发现自己以一个正在帮熟睡中的萤丸脱衣服的尴尬姿势,被某位监护人逮了个正着。旁边爱染也在。
“明石……爱染!你们来的正好!”这个时机选的可真好啊……
明石国行推了推眼镜,“为什么叫我的名字的时候要停顿一下?”
“咳咳咳……”我干咳几声。
总算在爱染和明石的帮助下把萤丸塞进了舒服的被窝,我把雨的事情同他们解释了一下。
“这样,系统故障啊……”明石再一次推眼镜,看着我的表情有些复杂。“我绝对没有想对萤做奇怪的事情哦!”
明石在过头,神色复杂的看着我。
算了。
“啊说起来,萤说他在下雨的时候会变得很困倦,身体会变得很沉重……好像只有萤会这样?”我回头去看熟睡中的萤,睡颜……好可爱……
“大概是回忆起了还在深海中的时候的记忆吧?”爱染摸着下吧猜测。
深海……
我轻轻叹了口气,起身。
“萤就交给你们了,我去把这件事告诉一下光忠和长谷部他们,估计这会儿本丸里慌张的人该不少吧。”
在这连整片天空都充盈着水的梅雨天,就好好睡一觉吧,晚安,萤。


听完我的解释,光忠了然的点点头:“我就奇怪主上怎么会突然换掉万年不变的夏夜景趣,连通知都没有,中招的刀剑不少呢。”
“啊哈哈……”我摸着脑袋,尴尬的笑了笑。
“那就拜托你们把这件事通知下去了……”光忠、一期和长谷部都点了点头。
顿了顿,我转头看向院子里,雨似乎已经比刚才小了些,变得淅淅沥沥的。乱说的没有错,花叶夹杂着泥土的味道,夏天的味道。
如果不是因为部分刀剑感到不适,我倒是觉得,偶尔这样也不错。
“主上喜欢下雨吗?”大约是我的表情太过没有危机感,长谷部突然发问。“我吗?我的话……大约是因为……我讨厌火吧。”握紧了藏在袖子下面的手,那双手……因为某次火灾,而留下了不可恢复的严重伤痕。
“……抱歉。”长谷部像做错事一样低下了头,我笑出了声:“并不是需要道歉的事情呀,下雨天总是会发生好事情呢。长谷部先生呢,你喜欢下雨吗?”
长谷部摸着下吧,仔细思考了一下:“嗯……主上喜欢的话,我也讨厌不起来呢。”
“说你自己的想法啦!”既然说到了这个话题,我也不由转头去看光忠和一期:“一期先生和光忠先生呢?”
“嗯~雨水对蔬菜来说是最棒的恩赐呢,我姑且站在喜欢这一边好了~”光忠说完,便同我一起看向了唯一没有发表意见的一期一振。他被我们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脸蛋:“并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呢……嗯,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不喜欢吧?”
“哈哈,粟田口家的短刀们有几位对下雨都比较苦手呢?”
“是的……”一期一振低下头,无意识的摸了摸鼻子:“不过,我大约能够理解主上的心情……”啊……一期一振在大阪城火灾中……
“那么该交代的事情也都说完啦,已经可以回去了哦。”
“对了主上,今天的近侍是?”长谷部问起我才想起来,好像确实还没通知下去,因为粟田口那边的事情忙活了一上午。“啊,是萤丸……不过他好像因为下雨的原因不太精神。等等我再去看一下吧。”
“我明白了。”长谷部点了点头,另外两人静静看着我,额角似有冷汗。
“那个……反正目前也暂时无法进行活动……不交换……也没有问题的……吧?”
“当然,主上决定就好~”光忠和一期一振都笑了笑,我却莫名的觉得那个微笑有点微妙。


嘛这边的事情暂时解决,把三人送出门,我伸了个懒腰准备去看一下萤丸,刚走到一半,就差点和冲过来的某刀撞了个满怀。我脚步不稳的后退了几步,被一抹白色接住:“哎,主上?”
转过头,那个白晃晃的亮眼身影果然是鹤丸。
“怎么了慌慌张张……”话音未落,我看着他后背蔓延指裤角的一长条泥渍,仿佛明白了什么。
“哎呀真是吓我一跳,在田地偷……工作的时候突然就下起了雨呢!”
刚才分明是想说偷懒吧鹤丸先生……啊,今天的畑当番是鹤丸和小乌丸来着。
“结果慌慌张张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呢哈哈哈!”哈哈笑着说完,鹤丸又握紧了拳头转过头去,默默地发了句牢骚:“可恶的暴雨!”
“快去换衣服吧,着凉就不好了!”我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鹤丸却睁大了眼睛,无比讶异的看着我。“这真是吓到我了,还以为会被狠狠教训呢,您这么温柔的话我会良心不安的……”
那你就不要偷懒呀!我不由擦擦额角的冷汗。
“话说回来小乌丸殿下去哪里了?”
“嗯……好像一直没看到他呢……”鹤丸扯着脖子上的金链子,转过头去,目光看向别处。
“……鹤丸先生?”我深吸一口气,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大约是我的笑容着实怪异,也可能是我的沉默起了作用,鹤丸国永慌忙狠狠地摆手:“别别别笑成那个样子我说我说!”


找到小乌丸的时候,他正坐在树底下看着下大雨的天空发呆。大树遮住了一部分雨水,但也只是一部分,小乌丸的内番服已经湿了不少,我急忙走过去,将伞举到他的头顶。
收回看着天空的眼神,小乌丸看向了我,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
“汝……”
“嗯……那个,我听鹤丸说他偷懒被小乌丸先生发现……在追逐过程中突然下起大雨然后他不小心被石头绊倒没来得及管小乌丸先生就慌慌张张逃回去了……”我将特地多带的雨伞递到小乌丸面前。
“嘛,八九不离十。”小乌丸坦然接过我手中的雨伞,却并没有起身回去室内的意思,我便举着伞站在他旁边没有移动,尽管是在树底下,我也还是时不时能听到几声啪嗒啪嗒,雨水滴落在伞面上的声音。
能让鹤丸变成那么狼狈的样子……该说不愧是日本刀之父吗……
“小乌丸先生不回屋里吗,气温已经降下来了,穿着湿着的衣服会着凉的哦?”
小乌丸怔了怔,看着手中的雨伞,又抬头看了看恭恭敬敬站在一边的我,神色复杂。“先不管刀剑付丧神究竟会不会生病……姑且……多谢关心。”
“难道说……”某个猜想在心底慢慢升腾,我有些不敢确信:“小乌丸先生……对下雨很苦手吗?”小乌丸的背影僵了一下,他干咳了两声:“没什么,就算是为父……偶尔也是会有不擅长应对的事情的。”
“哈哈,毕竟就算不会生病,羽毛被弄湿也是很不舒服的呢。”我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小乌丸这才发现,自己平时像鸟羽一样翘起的发尾,已经因为雨水而有些软了下去。
小乌丸心情复杂的扯了扯发尾。
“或者,请小乌丸先生恢复成本体,由我带回去吧?”我微笑着向他伸出手,小乌丸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招。他终于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伸手召唤出自己的本体刀剑,递到我手上:“如此,就麻烦主上了。”然后他化为了一道光,回到了自己的本体之中。
“主上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手中抱着的刀剑发出了嗡嗡的说话声,我忍不住笑了笑:“只是觉得,原来日本刀之父也有可爱的地方~”
“戏弄为父可是会糟天谴的哦?”小乌丸的语气,并没有不快。
“哎,是吗?”
下雨的时候,果然会发生好事呢。


“我们到了哦,小乌丸先生。”
回到檐廊下边,我甩了甩伞上的水,刚准备将小乌丸恢复成人身,就碰上了迎面走开来的鹤丸。衣服上的污渍已经消失不见,头发湿漉漉的冒着水汽,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拿着一角正在擦头发。
“洗完澡了吗,鹤丸先生?”
鹤丸看着一手拿刀一手撑伞的我,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那把刀是?”
“是小乌丸先生哦。”
我微笑着把伞晾在地上,双手将刀托起:“因为某人的错不得不变回本体了呢。”
“呃……那个……”鹤丸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主上也真是坏心眼。”小乌丸居然主动出了声,然后在鹤丸面前变回了本体。“哎呀哎呀……”我有些失望的把刀递回给小乌丸,看着鹤丸吃惊的表情不由笑出了声。
“别捉弄我啊主上……这可真是吓到我心脏都要停了……”鹤丸拍拍胸口,大大的叹了口气。
“那么,我去洗个热水澡。”小乌丸向我点点头,转身离开。“鹤丸先生讨厌下雨吗?”我抬起头,突然好奇。“嗯……说不上喜欢,雨天的泥水会弄脏衣服呢。”想起鹤丸那一身泥的样子……我好像能够理解。
“啊对了主上……”
“嗯?”
“刚才路过来派房间,萤丸殿似乎已经醒了哦。”
“……我去一趟。”
鹤丸向我挥手告别,看着我脚步轻快的离开,终于松了口气。


“萤,醒了吗?”我轻轻敲了敲门。
“主上?嗯,我醒啦。”萤丸的声音还带着点鼻音,意识还不是特别清醒的样子。
“怎么突然换了景趣?”
“是系统故障啦,大概有一阵要一直这个样子了。难受吗?”我蹭过去坐在萤丸旁边,他没什么力气,便歪着头靠上我的肩膀。
“睡过头了……有点头疼。”
“嗯……我去拿点吃的过来?”
“不饿……”
我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萤丸的头发,软软滑滑的触感,真的很像小兔子。“摸得这么用力身高会缩水的……”“说谎,我明明很温柔的!”萤丸眨眨眼睛看了看我,突然笑出了声。
然而轻笑之后,萤丸就又垂下了眼皮,呼吸声也渐渐小了下去。
这么难受吗……对了,景趣是由灵力控制的,至少试试让雨水小一些吧……
我试着运作周身的灵力,让它们在以本丸为单位的空间里缓缓散开,虽然不知道景趣运作的原理,不过,如果能将云雾驱散的话,雨应该会小一些吧?
“主上……”刚刚集中的注意力被一双有些冰凉的手唤回,我转头看向靠着我肩膀的萤,他按住了我的手。
“怎么啦?”
“不用为了这种小事情消耗灵力的……”
“可是萤……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如果雨会唤起萤在深海中时的不好回忆的话,这点灵力的消耗又算什么呢。
“并不难受哦。”萤嘴角微微翘了翘。“主上还记不记得,本丸第一次下雨时候的事情?”第一次使用梅雨景趣……
“当然记得……”
“之前……主上也来过我的房间一次吧?”
“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主上在身边,那个时候……我没有再做噩梦。”
我瞬间睁大了眼睛,这种会让我产生错觉的话……
萤丸顿了顿,脸颊有些可疑的浅红。
“呐主上,本丸的活动暂时停止了对吧?”
我点了点头。
“那么……稍微放松一点也没有关系对吧?”
我再一次点了点头,萤丸便笑成了樱吹雪:“可以……膝枕吗?”
心底仿佛有一朵烟花,在萤闪闪发亮的绿色瞳孔的注目下,一下子炸开来,噼里啪啦。我急忙将衣摆整理平整,然后向着萤丸张开了双手。
萤缓缓躺了下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主上在身边的时候……总是会莫名的冷静下来。我可能……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讨厌下雨。”
“下次下雨的时候,再一起像这样聊天,一起午睡吧?”
有什么液体要从眼角缓缓溢出,我咬着嘴唇忍住不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狠狠点头之后,深吸一口气,轻声应下:
“嗯!”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下雨啦。
(完)
——————————————————

拾伍司个人作品总索引(2017年)

拾伍司的新浪微博

跟之前那个杯子的故事是一个风格,可以算作是一个系列的故事
很喜欢这种带着浓浓生活气息的温馨甜饼
喜欢那种无论喜欢讨厌都可以坐下来好好讨论,就像在聊家常一样的和谐氛围。
偶尔的吵吵嚷嚷,偶尔的恶作剧,偶尔的小意外,许许多多小小的偶然,构筑成了一个就像真的生活其中的本丸。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