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婶、压切婶】《共生之约》——归燕之章(一)


就是那个……希望大家不要只看封面……也看看正文好不好呀,拜托了!


※以药婶为主线,讲述其他婶的故事

※大体上来说……是个玻璃渣(大概吧)

※零代企划背景,企划详细:【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零代计划

※圈主页: @零代计划 

※压切婶是与 @蚕之箱庭 的互动~

———————————— 

历时四年,代号“刀剑乱舞”的历史维护计划,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为了防止产生新的历史遗留问题,这大量的刀剑分灵,应当有一个共同的、合理的归宿。而政府于此所商讨制定出的最“合理”的方案是:“将审神者战斗期间的记忆全部消除,送回她们本应该所在的时代,留下的刀剑,则由政府统一回收,回归本灵。

为此,政府从原研究人员之中,特别选出了一部分有志之士,以保留记忆为交换,协助执行退役任务。

 

反复出现的梦境。

她曾经的挚友坐在那里,穿着与平时一样的红白巫女服,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尽管看起来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四年的相处,薰清楚的明白,这并不是挚友平时所惯有的笑容。

“政府的抉择,是完全正确的。”

“当然还是会有那么一点感到不甘心~”

“即便能够选择,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去选择的勇气,”

“薰很勇敢。”

曾经最要好的朋友,她的退役,由她亲手执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无数次在梦中说出,却没有对挚友当面说出口的话。

“我一点都不勇敢,九思。”

*

“滴滴滴滴……”不知道从哪里发出了刺耳的铃声,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摸了半天才从衣服里边摸出一个怀表模样的物件,打开盖子,便有悬浮窗口自动跳了出来,硕大鲜红加粗放大的“新任务指令”几个字在刚睡醒意识还不太清醒的薰眼中显得有些刺目。

“……”薰不悦的皱了皱眉,抬手刚准备合上怀表,就被另一双手压住。那双手虽然肤色白皙,也算不得宽阔,但骨节分明,薰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双手手心的茧子,分明就是一双属于常用刀的、少年人的手。

“这可是任务指令哦,大将?”抬眼就看到那双熟悉的紫色眸子,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躺在沙发上,脑袋就枕着恋人的大腿。

什么时候……

薰倒吸一口气,“唰”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我睡了多久?”

药研藤四郎看了眼悬浮窗口的右下角:“三十分钟不到。最近的任务一个接着一个,大将几乎没怎么休息吧?”

“才半个小时……”薰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从她选择成为零代审神者开始,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没有梦的安稳觉,只有在为任务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她才能够不去思考那些事。

我一点也不勇敢,九思。

“不再休息一会儿吗?”药研伸手理顺了薰睡乱了的头发,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并没有急着起身。

薰摇了摇头,点开了任务指令,便蹦出来一个新的窗口:

 

任务编号:10473

任务等级:C

任务期限:30日

任务目标:林渊(现名燕归谣)

目标年龄:23

目标任期:3年零44天

正常退役:是

说明:目标在最后一场战役中失去了记忆并陷入濒死状态,此后未由政府出面消除记忆直接送回了现世,其本丸已被回收。

任务目的:

1、确认目标记忆是否有复苏迹象。

2、确认目标身边是否有逃脱付丧神。

注意事项:

1、尽量避免与退役审神者的接触

2、任务目标退役前与长谷部关系亲密

3、任务目标擅幻术,请务必小心

附件:任务目标个人资料(详)

 

“……幻术?”薰叹了口气:“数据共享还连着吗?”,药研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对面。

看到药研点了点头,薰便将任务说明和附件全部打包,手指滑向药研的方向。药研的视野里出现了是否接收文件的选项,他抬起手选择了接受。

“原来如此……在避免接触的情况下确认状况吗……”药研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点开了附件。“这个林渊,不是日本人呢,面对任务目标上任之前就不是普通人的任务……只有C级评定也太扯淡了。”

“政府任务书的等级判定只是危险等级而不是麻烦等级的事不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吗。”薰再一次叹气,抬起头突然发现茶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杯牛奶,还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刚准备好的。

什么时候……啊,是她刚刚查看任务书的时候……薰抬起头看向正在认真研究任务书的药研。似乎是感受到了薰的目光,药研抬起头,目光飘过来,毫无预兆的对她弯了弯嘴角:“在凉掉之前快点喝掉哦。”

“……”薰红着脸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2016年,中国安林古街区,到达。

“林渊店铺的地点已经标记在地图上了,大将请确认一下。”药研将地图的浮窗移动到合适的位置,回头看了眼薰。

“收到。”简单明了的回答之后,薰抬手将药研的标记同步到了自己的地图上。“咦,这个标记是什么?”薰发现,除了那个简单明了的任务图标之外,还有一个不太显眼的,房子模样的小图标。

“宾馆,既然任务期限竟然给到了三十日,就说明可能会发展成拉锯战吧。”

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宾馆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老规矩!”药研抬起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目送着薰走进了古色古香的老街区。

那么接下来……

薰拐过街角,刚刚走进这条不算宽敞的街道,檀木熏香的味道就扑鼻而来。整个街道都笼罩在其中,有那么一瞬间,薰感觉自己回溯了时间,返回了这个国家的某一代前朝。

薰扯了扯自己的羽织,看着自己与周遭有些格格不入的装扮,有些不太自在。

因为任务等级是C就放松了下来,连衣服都没有换……中国的婶婶吗,好久没有接到国外的任务了,反正等级是C,当做旅游慢慢来吧~

这里真是条不可思议的街区,不止人类……各种各样的“气息”混杂在一起——这里除了人类,还有许多的付丧神。

确实是在这附近了……薰数着号码牌走过去,啊,是这里了,这里的气息最为强烈。

薰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柜台后边正拿着什么在把玩的林渊。

隔着袖子托着只看起来像是玉制的茶杯,仔仔细细的在端详。穿着的大约是中国汉朝的传统服饰,三千青丝用一支最简单的簪子挽起,她坐在那里,儒雅大方,温文尔雅,像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

这样的人,为什么跑到异国他乡做了审神者呢。

地点也确认好了,先回去药研那里安顿一下行李做些准备。

薰转身准备离开,就与某个人撞了满怀。

“对不起……”薰揉着额头急忙鞠躬,对方愣了愣,开口却是一腔纯正的日语:“来自日本的客人吗?”而且这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她穿着女高中生学生制服,外边还套着羽织,确实怎么看都不像本地人。

声音语调太过耳熟,薰的心底本能的“咯噔”一声。

她一顿一顿的抬起头,僵硬的动作像只忘了上油的机器人。这时印入眼的,是一身蓝白色的运动服,此情此景此装扮,薰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性,一抬头,果然被印入眼帘的面孔吓的差点叫出声。

那正是记录在案的,与任务目标关系密切的付丧神——压切长谷部。

“那……那个,很抱歉,吓到你了吗?”见薰愣在原地呆呆看着他,长谷部似乎以为是自己突然打招呼吓到了薰,见她仍然没有说话,换成不太熟练的中文,又问了一遍。

因为工作的关系,薰多多少少懂一些中文,她仰起头,看到长谷部背着把用长长的布袋子包裹着的棍状物体。

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薰一抬眼又看到药研站在街角向她招了招手,正准备走进来。这么快就定好房间了吗?糟……糟糕!

“啊!那……那个,是家有着不可思议气息的店铺呢!”薰抬起手,拢了拢头发。

一定要注意到啊药研……那么多次执行任务的默契……你应该早就知道这个动作的意义了吧!

药研的脚步果然停住。

“啊那个啊,因为店铺里的东西都已经上年纪了呢。”看起来应该是没有察觉薰的异常,长谷部格外温和的笑了笑,一如本丸中那个沉稳而温和的男子,“不过能感觉到气息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了呢,客人您……”

看到药研迅速的转身藏进了旁边的转角里,薰暗自松了口气。

“啊……我……那个,我要先回去啦,下次再来!”趁现在……薰挥了挥手,飞快的绕过长谷部,一溜烟的跑出了街道。

薰敲了敲通讯耳机:“药研,在旅馆门口汇合!”“收到。”药研打开地图瞧了瞧,从另外一条路饶了出去,他到旅馆门口的时候,薰扶着电线杆子正在喘气。

“嗯……那个,大将,刚才那位……是长谷部先生吧?”薰点了点头,额头突突的跳的厉害:“预想外的遭遇……”“嘛,正所谓世事无常?”“别开玩笑了!”见薰似乎真的是心有余悸的样子,药研自觉的禁了声。

在还没有确认长谷部和林渊的记忆是否留存的现在,一旦暴露身份,基本等同于任务失败。

 

 

一番折腾,两人终于来到了宾馆。药研选了位置在四楼的房间,不算太高,从窗户里刚好可以看到安林古街。那古色古香的建筑群,与周围的现代建筑有些格格不入,看的再仔细一点的话,又似有青烟环绕,看起来不太真切。

“林渊退役之前的固定近侍就是长谷部,既然长谷部出现在这里,那就是有很大可能性她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的记忆。她的记忆并不是由政府所出面消除,不确定因素太多了。”薰打开模拟屏,在虚拟键盘上飞速敲打。

“资料上说是在最后一次战役中失去了记忆,详细情况却只字未提。”薰敲打着报告的空档,药研再一次把拿到手的资料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

薰停下手,抬起头来看了药研一眼,又深深叹了口气。

“我联系一下政府那边。”薰这么说着,手却在伸向屏幕的中途顿住,愣了一下之后,薰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药研,打开屏幕共享,小窗模式就可以。”

“怎么了?”虽然抱有疑问,药研依然顺从的点了点头,抬手在虚拟屏上鼓捣了一阵,某个熟悉的声音突然蹦了出来:“小心,这种杂务交给我来就好!”

长谷部的声音?

“这是……窃听器?”

薰耸了耸肩膀:“嘛……最后走开的时候,顺手贴在了长谷部背上,反正只有纽扣大小……随意沾在哪里也不会被发现。”

“那种情况下还能想起来贴窃听器啊……”药研扶着额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主人已经相当厉害了。

“姑且就当夸奖收下了?”

“就是夸奖哦。”

薰盯着药研的脸一动不动,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扭过头去,躲进了突然增多的一大堆浮窗之中。

然而,红扑扑的耳朵已经暴露了一切。

噗,真好懂。

仿佛是为了转移话题,薰干咳了几声:“对了,那个,遇到长谷部的时候通讯器是开着的,所以当时的影像应该已经记录下来了,药研你看一下。”

“收到。”文件传输完毕,药研迅速的找到了那一段大概十多秒的画面。画面不是很清楚,而且摇摇晃晃的。

咦?等一下……药研直接将视频分解,一帧一帧的看过去,看到了长谷部背着的,用白布包着的棍状物体,药研一下子睁大了眼镜。

“大将,长谷部背着的……”

薰点了点头。

“从长度上来判断的话是有可能的呢,不过也有可能不是,逃脱的刀剑付丧神不管有没有记忆,大多都会在现世再一次与刀剑扯上关系。”

“……是呢。”

仿佛是提到了什么不该提到的话题,薰突然沉默下去。将修改完毕的报告书保存提交,关闭所有浮窗,薰放下双手,看向认真看着她发过去的视频的药研。

模拟屏的浅蓝色光芒映照在药研的脸上。在窗帘紧闭并且为了显示器的清晰也没有开灯的这个幽暗的房间里,药微微皱着眉毛,眼镜反着蓝光。

“呐大将……”

“啊!诶?”差点以为自己偷看被抓包,薰吓的从床上蹦了起来。

“失去记忆的付丧神与同样失去记忆的审神者,再一次重逢并走到一起……这可能吗?”

听到药研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句之后,不知怎的反而松了一口气。

“在审神者安全退役的前提下逃脱的付丧神,大多是因为对主人有着非常深的执念,无论有意还是无意,他们都会出现在主人所归去的地方附近。就算双方都没有记忆了,这份执念却还是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双方。可能性……不能说没有。”

顿了顿,薰看到蓝色虚拟屏幕映照下的药研的眉毛有意无意的皱了皱,紫色的眼眸染上蓝色的光,融合成一种她所形容不出来的颜色。

她猛的伸出手,穿过层层叠叠的虚拟屏扣住了药研的脸颊。

药研颤了一下,蓝色的虚拟屏“哔哔哔”的挨个化成一条蓝线然后消失,不过几秒钟的功夫,房间又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宾馆遮光帘的效果确实非常好,现在薰只能看到药研微微反着光的紫色眸子了。

“大……将?”

“我不会让药研……绝对不会……”

薰的眼睛是清澈的天蓝色。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像是凝聚着一滩海水。

药研觉得那海水似乎马上就要融化滴落,微微张了张嘴,点了点头:“嗯。”

*

“大将,这身衣服……”药研扯了扯薰丢给自己的宽松白T恤,有些不太自在,大约是平时笔挺修身的军装穿习惯了,总觉得背后有一股凉风。

“药研的衣服太惹眼了……因为忘记准备了,这次就将就一下吧……”薰不太好意思的拍了拍脑袋。“嘛……行倒是也行……不过,大将为什么不把我变回本体带着呢?”

薰张了张嘴,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但是你看,分头行动不是更有效率吗?所以还是按照计划!”薰系好胸前的领结,又对着镜子将头发理好,确认打扮得当之后,对着镜子点了点头。

“我……我去了!”

“一路小心。”药研挥了挥手。薰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药研嘴角的弧度这才缓缓消失。

“大将……”

(未完待续)

——————————————

归燕之章(二)


嘛……这篇能成功产出真的不容易……时间跨度非常长了~填补一下最近的空白www

拾伍司个人作品总索引(2017年)

拾伍司的新浪微博

长期有用的质问箱:质问箱

 
评论(9)
热度(32)
  1. 零代计划拾伍司(154) 转载了此文字
    【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零代计划 绝赞招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