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婶、压切婶】《共生之约》——归燕之章(三)

归燕之章(一)

归燕之章(二)


※以药婶为主线,讲述其他婶的故事

※大体上来说……是个玻璃渣(大概吧)

※零代企划背景,企划详细:【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零代计划

※圈主页:  @零代计划 

※压切婶是与 @蚕之箱庭  家的婶~


——————————————

 

“……”薰看着几乎是“突然浮现在眼前”的慈玉轩,说不出话。“明明……应该还没到……”右手已覆上大腿——那里别的她的常用短刀,和一把特制的手枪。

她的计划明明是通过药研的侵入引出长谷部……她本想避开林渊行动的……

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林渊抬头,看到薰带着别人过来,毫不惊讶,只是微微弯了嘴角。她看了看跟在薰身边的药研,又转向薰:“晚上好,薰酱。”

“……”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吗……

“燕子姐姐,你还记得,昨天我问的问题吗?”

林渊顿了顿,嘴角始终微微上翘:“付丧神的事情?”

薰点了点头:“那是真实存在的。”

林渊笑意更甚,薰却不知为何有些心虚。她握紧了拳,努力甩掉那些不该想的。

“站在薰酱旁边的这位,就是付丧神吧?”林渊平静的有些不自然,但薰可就没法这么淡定了。

“为什么……”

“为什么妾身会知道?简单明了的推理而已,不是吗?国重其实也是相同的存在,对吧?”

薰还想开口,药研已经向前一步,将薰护在了身后。

“既然您已经猜到,那么也应该明白,我们在这个时间过来,可不来做客的。”

林渊依然保持着那个有些不自然的微笑,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语气里莫名的带上了一丝愉悦:“国重的话,已经不在这里了哦。”

奇怪的气息毫无征兆的从这个屋子中央炸开,药研反应过来,一把将薰推了出去,但自己已经来不及逃脱。不过是转瞬间的功夫,周围的景色已经变了一个模样,林渊还是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板凳却已经消失,林渊长长的衣摆下垂至地面,绽放出一朵奇异的,黑白相间的花。

冰冷的刀刃闪着森森白光,药研紧紧握着手中的刀,眼睛盯着面前的林渊一动不动:“你……”

“抱歉,其实妾身真的,很中意薰酱的。从她踏进这个街区开始妾身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妾身不能与薰酱战斗,所以,如果打赢你的话,就没有怨言了吧?”

药研微微咬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刀尖触及面前的林渊,居然泛起了点点涟漪,她如水一般消失不见。

结界?幻境?

林渊的记忆已经恢复了?不……不可能,昨天的试探,她的表现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应该是确实失去了记忆,那么……即便过去的记忆并没有恢复……她在这个时间点与长谷部重新构筑的关系,已经足够让她为了长谷部做到这个程度的反抗了吗?

林渊果然,在成为审神者之前就不是普通人呢。

“你会后悔把大将放在外边的。”

“并不会哦,因为我很喜欢薰酱呢。”最后一句话的尾音在空气中消散,这个奇怪的空间一下子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药研握着刀向前冲了十几米,没有碰到墙壁,于是甩开脚步狂奔了几分钟,仍然是什么都没有碰到。

大意了……林渊看起来很平静,原本以为她没有发现什么的……在这个奇怪的结界里他居然什么都感觉不到,连与薰的灵力感知都被切断……这个事态,说不定比他想象的要糟糕一些。

 

 

“呜哇!!”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薰就感觉到自己被狠狠扔了出去,直到后背狠狠撞上行道对面屋子的墙壁,她才终于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啊药……”呼唤恋人的声音戛然而止——药研的气息消失了。

薰揉着肩膀站起来,风一样冲回林渊的店里,一切如常,只是,原本应该在这屋子里的一人一刀,却一个都不见了。

夕阳已经完全沉入了地平线,屋子里黑漆漆的,靠着从门框投射进来的月光,勉强可以看清柜台的轮廓,再往里,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药……药研?”薰试探的叫了一声,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来来回回飘了几圈,最终还是在月光下消散。然后,飘然响起的,并不是那个让她感到安心的声音,这个声音属于一个成年男性,准确的说,是一把,外形为成年男性的刀。

“晚上好啊,薰殿。”长谷部从柜台后面的阴影里缓缓走出来,那把薰看到他曾经背在背上的,用白布袋子装着的棍状物体,此时正被长谷部君握在手上。

薰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压切……长谷部……”

“是我。”长谷部不急不忙的,将袋子解开,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红色的带子将精致的金霰鲛打刀拵细细缠绕,毫无意外的,那果然是长谷部的本体,薰已经可以感受到细微的灵力流动。

薰深深吸了口气:“晚上好。”

声音是平和的语调,但手上的动作已经完全不是这样,几乎是在长谷部拔出刀的一瞬间,薰同时也将别在左腿上的短刀拔出,轻巧的格开长谷部的一击之后,薰一个转身饶到了长谷部的背后。

对方显然也不打算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敌人面前,一个旋转下身,借着旋转的力道劈向薰的下盘。这个时候要从刚才的动势中转向已经不大可能,薰干脆的没有动,抬脚迎向了长谷部的刀。

脚踝被震的有些发麻,长谷部看到被劈开的丝袜下边,是看起来像金属材质的护腿,隐约能够感觉到用灵力书写的阵法,还能看到灵力在流动。

长谷部愣了一瞬间,薰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一脚踩住刀刃,抬起手握着短刀朝着长谷部的喉咙直直刺过去。

来不及抽出本体的长谷部向后一步退开,薰落了个空,手却并未收回刺出的架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紧紧咬着牙。这副模样,与那个来店里买东西的害羞怕生的小姑娘相去甚远。

果然“人”都是不可貌相的呢。

长谷部低头看着自己被薰踩在脚底下的本体,薰抬起左手对着刀刃,手心竟然发出了淡淡的蓝光。

“咳……”脱力感瞬间从脚底漫上,长谷部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薰想做什么。

失去武器的他无法使用剑术,体术的话……长谷部微微皱眉,现在这幅身体……

不行,没有犹豫的时间了。

将手握成刀的形状,长谷部朝着薰冲了过来。手掌夹带着灵力包裹形成的刀锋,薰抬刀迎向长谷部,那一柄匕首顷刻间碎裂,连同手臂也被震的发麻,不行,不能硬扛!

薰不得不停下左手的动作,用尽全力后退一步。右手有些潮湿,薰低头看到指尖有鲜血滑落,这才感觉到了手心的些许疼痛。

刚才如果不避开的话……这只手臂多半已经被震碎了。

长谷部立刻捡起地上的本体,紧接着就朝薰劈了过来。

薰试着动了动手指,勉强能动,现在的状况要正面相对也太过勉强,毕竟对方可是,有着“压切”之名的……那个长谷部啊。

 

 

药研看着周围定格住奇异的景色,就像褪色了的老胶片,又被瞄上了一层浅浅的灰色边缘。

药研抬起刀,朝着看不见的前方墙壁狠狠劈过去,森森白光裹挟着刀风冲向前方,药研却从后面感觉到了莫名的杀气,侧开一步躲开,那股气息在空气中轮转了好几圈,才渐渐消散。药研突然明白过来,那便是自己刚才挥出去的刀风。

……以前怎么没觉得自己这么厉害的?

咳咳……重点有点不太对。

这个空间是循环着的吗……砍劈也没有用,这个光景……他现在光是睁着眼睛就已经感觉非常痛苦。睁着眼睛……对了,睁着眼睛难受的话,就闭上眼睛好了。药研干脆的丢弃了视觉,细细的感受着周围灵力的流动。

幻术也好结界也好,到底不过是灵力流动的一种方式罢了,只要能找到所谓“阵眼”的话……灵力最集中的地方……有了!

药研朝着感觉到的点刺过去,果然感觉到一阵诡异的风在空中炸开。收回手中的短刀,药研看着只是轻微晃动了的结界,陷入了沉默。

有哪里不对。

再一次闭上眼睛,药研突然发现了,像刚才那样,灵力稍微集中的地方,零零散散的遍布在整个空间里,每一个“阵眼”,又都通过细细的灵力丝线相连,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粗略的数了一下,这样的地方大约有几十处。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要把这些……全部消除吗?即使是药研也不由出了一身冷汗,问题不在于消除,而是这阵眼的构成方法,怎么看都像是藏着陷阱。

中国的阵法吗……真是难办啊……

“怎么了吗,付丧神的小男孩~”空气中不知哪个方向传过来的,是林渊的声音。

“……”出生以来第一次被叫小男孩了。

“我叫药研藤四郎。”药研纠正道,顺手刺破了另外一处“阵眼”,被刺破的阵眼消失了,药研却明显的感觉到了另一个地方又出现了新的阵眼,而新出现的阵眼……似乎比原来的要更加强一些。

林渊明显愣了一下。“嘛……那就……药研君?”

药研又连续刺破了好几个。有一些没有再出现,有一些就如同前边那个一样消失了。

这是……迷题?再打算刺向下一个的时候,药研明显感觉到脚底一软,药研握紧了刀,急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对……力量……他的灵力……在流失?

药研再一次看向那些被击中而重新出现的灵力集合,那个里面……有他自己的气息!原来是吸收了他的灵力吗?

“呵呵,药研君最好不要胡乱破阵哦,这个结界完全隔绝了灵力的传递,结界不解除,你是没有办法从薰酱那里补充灵力的哦。”

如果灵力耗尽的话……他有再强的力量,也只能变回本体,任人宰割。

……真是有点糟糕呢。

 

十一

 

“碰”!

子弹擦着长谷部的脸颊飞过,他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双手持枪的薰。喂喂,用枪也太赖皮了吧……

刚刚碎掉了薰的短刀,她竟然又裙子下边,拔出一把枪来。

长谷部还想再动,薰迅速的朝着他的脚底开了一枪:“别动,我的手受伤了,可没有平时那么稳当。”长谷部咬了咬牙,缓缓放下了手。

“你们的目标是什么?”

“刀剑回收。”

“燕子呢?”

“消除记忆。”

“除此之外呢?”

“只是这样。”

“……”长谷部深深叹了口气:“没法交流呢。”

长谷部冲过来,薰再一次开枪,子弹却被长谷部的刀格开,薰趁机后跳,躲进了建筑之间的巷子里。躲在暗处连续开了几枪都被躲开,薰迅速的移动了位置。

一直是作为防身用具的……没想到却在此时起了作用,右手一直在发抖,流出的血也让她握着枪的手一直打滑,根本没办法好好瞄准,手枪的后坐力震的她虎口发疼,每开一枪,伤口都会严重一分。薰从口袋里掏出绷带,随意的在右手伤口上缠了几圈。

这样下去,他们两个,很快就都会到极限了。

“这样好吗,长谷部君。”

薰握着手枪,干脆走了出去。

果然,劈过来的刀挨着她的脑门停下了。

“什么?”

“你的力量在衰弱吧?”

长谷部的瞳孔,收缩了一瞬间。

“林渊失去了记忆,连同为你们补充灵力的方法一起。”

“所以?”

“越是战斗,你们寿命就会越短。若是仅仅维持身体,七年就已经是极限。而如果还要用来战斗……”薰顿了顿,缓缓抬起头,望进长谷部的眼睛:“即使在一场战斗中失去了所有的灵力,也并不奇怪。”

“滴答”,薰的血滴顺着枪管流下,滴在地上。

“强行维持人身而衰竭的滋味,不好受吧?”

长谷部握紧手中的刀,发出咔哒一声。

“对于‘恋人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这样的事情,你觉得燕子姐姐会怎么想呢?”薰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也是审神者吧?”长谷部反问。

“曾经是。”

“那么,燕子的心情,你不懂吗?”

“正是因为懂……”

几乎是同时,两个人都再一次向对方——举起了自己的武器。

 

十二

 

“这个,是要按照正确的顺序来击破对吧?”药研对着空气问出这话,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林渊只是轻笑:“谁知道呢~”

解谜啊……

“说起来,长谷部的寿命原本就已经不长了的事,林渊小姐是知道的吧?”

没有任何回音,药研却兀自点了点头:“这样,我明白了。”

“付丧神的存在需要灵力来维持,不过林渊小姐不知道补充灵力的方法吧,上次在店铺里遇到长谷部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丝血腥味,最近,长谷部都来的很晚吧?”

“抱歉药研君,你刚才叫妾身什么?”

“林……”

刀风闪过,药研侧身避开,看来林渊是听到他的话了。

“抱歉,虽然不能告诉你真实的名字,但我没有对于‘林渊’这个名字的记忆。”

……什么?

不可能,政府给的资料,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空气中传来甩动袖子的声音,林渊的声音紧跟其后:“你刚才说,长谷部君命不久矣?”

药研重新摆回战斗的姿势:“我才不过刚刚同主上断开灵力,而长谷部君,已经在这样的状态下持续了一年,您觉得我们谁能撑的更久一些?”

许久没有回音。

然而实际上……实际上,不过是虚张声势。

长谷部对于节约灵力的方法应当是非常熟练了,而他……对于已经习惯了的战斗方法,不太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改变,那是刻印在身体里的本能,再加上这该死的结界居然能够吸收他的灵力……

谁能够坚持的时间更长,还真的说不定。

“而且……既然是能够隔绝灵力的结界……那么,只要您还在这个结界内,即便知道如何补充灵力……您也没有办法,将灵力传达到长谷部君那里去吧?”

白光闪过,药研抬刀架住攻过来的林渊,她抬着手,抵在他刀上的,赫然是一只骨爪。药研看到那白骨是从林渊的袖子里伸出来的,森森白骨,在这诡异的幻境内部更显渗人。

“……”喂喂,这东西在个人资料上可没有写啊!格开毫无征兆出现的骨爪,药研后退一步,然后在可能接近边缘之前刹住了脚步,那只手是怎么回事……

“在意这只手吗?”林渊抬起手,药研看到那白骨握了握,“实际上,我也不记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大概是诅咒什么的吧?”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审神者是什么,也不想去追究长谷部与我过去的渊源。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目的是什么,既然你们的目标是长谷部,那就足够成为我战斗的理由了。”

刚才那番话,起作用了呢。

 

十三

 

薰没有开枪。

细碎的黑色发丝在空中飞扬,长谷部的刀擦着薰的脖子过去,削掉了薰一小撮头发。对于明明有机会开枪却选择了避开的薰,长谷部很是讶异。

“你的子弹用完了吗?”

薰站定,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长谷部君……在这里待了近一年半了吧?”

“……所以?”

“前几天,为什么会晚了点呢?”

“……”长谷部瞳孔瞬间收缩,她清楚,她什么都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以为你们对这个问题没有兴趣呢。”薰摘掉耳机随意的丢到一边,打开模拟屏,直接将声音改成了公放。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审神者是什么,也不想去追究长谷部与我过去的渊源。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目的是什么,既然你们的目标是长谷部,那就足够成为我战斗的理由了。”

是林渊的声音。

屏幕里晃动的画面,是林渊持着刀,在店铺里同药研在打斗,然而明明她的速度不算快,力道也不算大,药研却好像看不见她似的,只能在刀锋擦过脸颊的瞬间,才能凭借气息勉强躲开。

“药研,视界共享!”

也许是视野突然的得到了解放,药研的动作一瞬间变得准确而有目标起来。

“你……”长谷部突然慌了。

“大将,这个有点难用啊……”

“将就一下把,这边现在也很难办……”薰对着长谷部举起了枪:“放下刀,放下刀让燕子姐姐……让林渊出来吧,我们不会危害她。”

不过十几秒的功夫,长谷部就看到,模拟屏中的药研,已经准确无误的,将刀架在了林渊的脖子上。“施术者被打败的话,这个结界就不攻自破了吧?”林渊的刀还未来得及举起,若是完全的白刃战,有有谁能够敌得过零代的付丧神呢。

是啊,幻术毕竟还是幻术,幻术只能骗过人心,却骗不了没有感情的机器。

————————————

下一章该打完了【


拾伍司个人作品总索引(2017年)

拾伍司的新浪微博

长期有用的质问箱:质问箱


 
评论(9)
热度(24)
  1. 零代计划拾伍司(154) 转载了此文字
    【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零代计划 绝赞招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