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婶】我为什么喜欢你

※cp看标题,仔细看
※想写写与监护人明石的故事
※大量情感独白有
※来派全员有
※傻白甜

正文开始前说两句,九思本丸的萤丸来的非常早,甚至早于爱染,萤丸属于最早来到本丸的那一批人,一开始就被编入了第一队,直到毕业。

——————————

“他给了我世界,我便回报以世界,仅此而已。”
——————————

这个本丸的明石国行来的很晚,晚到,在他来到本丸的时候,基本上该来的刀都已经到齐了,当然,也包括了来派的另外两振,爱染国俊和萤丸。
然而分配房间的时候,明石却意外的没有在来派的房间里看到萤丸的生活用品。
“萤的话不跟我们住在一起哦。”爱染如此说道,“本来的话默认是一把刀一间房间的,不过粟田口家和左文字家都提出了住在一起的请求,所以后来主上就改掉了房间分配的机制。”
“萤的话,嘛,稍微有点特殊……”爱染揉了揉鼻子,努力的组织了一下语言。
“特殊?”明石躺在地上,懒洋洋的推了推眼镜。
“主上时不时会去萤的房间一起睡,这是这个本丸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明石搭在镜框上的手哆嗦了一下:“哈?”
“嘛……大家都有可以依靠的家人,但是主上一直只有一个人……会感到寂寞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嘛,更何况……”
“等等等等,国俊,你刚才说主上什么?”
“主上一直只有一个人?”
“前一句!”
“偶尔会去萤的房间一起睡?”
爱染恍惚听到有什么碎裂了的声音,抬头一看,才发现那是明石的眼镜。
“国……国行?”
明石国行把不小心捏碎的眼镜放在了一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门外。其速度之快让爱染差点惊掉了下巴。
“快住手啊国行!”还没过多久,爱染就听到了萤丸的声音,探出头,果然是明石被萤丸拖了回来,本人已经摆出了放弃的架势坐在了地上,一副不见到审神者不罢休的架势。
明石被按在地上坐正了,爱染和萤丸则坐在对面,像极了三方会谈。
“萤……”
“国行你不要想太多!”萤丸抱着手臂组织了一下语言。
“是啊国行,主上她只是喜欢萤而已嘛!”爱染握着拳头附和,被萤丸用胳膊肘顶了顶:“国俊那种说法会让误会加深的啦!”爱染反应过来什么,拍了拍额头陷入了懊恼:“那么,应该说主上深爱着萤?”
萤丸扶着额头,干脆放弃了挣扎。
明石下意识的想推推眼镜,才想起来眼镜已经被自己捏碎了,于是只好又把破碎的眼镜带上。总感觉没有眼镜就静不下来呢……
“爱?哪种意义的?”
“所以说就是爱啊?主上的偏爱全本丸都是有目共睹……”萤丸迅速的捂上了爱染的嘴。
“房间的事不用担心哦,因为国行刚来的关系,暂时会跟国行和国俊住在一起啦。”萤丸若无其事的对他笑了笑。
等等萤丸,刚才爱染说的话怎么听都有些可疑吧?
“等等萤你为啥不让我说啦,国行知道主上喜欢萤的话也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呀?”
“跟国俊你理解的有些不一样啦!”
“你们两个干嘛突然开始说悄悄话啊?”明石顶着镜片碎裂的眼镜,模样有点滑稽。
“国行你太爱操心了啦!眼镜给我一下!”萤丸伸出手,明石只好把眼镜脱下来交到萤丸手上,然后看着萤丸出了房间,没一会儿,带着崭新的眼镜又回来了。
“我拜托主上修好了,国行你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哦!”把眼镜扣回明石的鼻梁上,萤丸叹了口气。
自己跟审神者的关系本丸的大多数人都已经司空见惯,萤丸是想先让明石作好心理准备的,问题在于,他没想到明石这么快就会被传召。
明石从审神者房间出来的时候,萤丸看到他的眼镜又碎了。看到萤丸等在门口,明石走过来神色复杂的盯着萤丸看了很久。
“萤丸。”
“在?!”
“咱也不会轻易让步的。”
“……哈?”
主上你到底跟国行说了什么?!
萤丸再次拿走了明石的眼镜。“主上说是她意气用事了,让我帮她道歉呢。”萤丸拿回来的眼镜似乎变得更加闪闪发亮了,明石猜想也变得更结实了。
“另外……明天似乎,想让国行近侍。”萤丸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国行你可要好好辅佐主上啊?”“居然让我去工作啊主上……”将眼镜戴上,明石深深叹了口气。“主上的工作大多数都会自己完成的……国行只要看着主上杯子里的水不要凉掉以及记得添水就好……”最终萤丸也还是叹了口气:“嘛,不用太担心的吧。”
“萤丸……为什么要看着咱说这话……”
萤丸伸手拍了拍明石的肩膀,意味深长:“请好好和主上相处吧!”
国行一大早在萤丸和爱染两个人轮番轰炸中好不容易起了床,然后两人一人一边歪歪扭扭的给明石套上了衣服。
“早饭先别吃了,去主上那边露个面再吃。”这边萤丸给明石扣上扣子,那边爱染把准备好的文件拍进明石手里。“……”有必要这么慎重吗……
明石晃晃悠悠把东西带过去,忘记了敲门,他拉门拉的有些突然,看到九思的时候,她低头盯着那份文件上面的长长墨水印,然后又抬起头来看了看他,
他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她的批评,九思却只是捏了捏眉心,笔尾敲了敲地面:“东西放在这里吧。”
哎呀,好脾气的主上。
“还没吃早饭吧?先跟萤他们去食堂吧。”
明石着实有些意外:“您怎么知道……”“本丸已经形成习惯了,先吃早饭再来的人,和先来再吃早饭的人,我大致都清楚。”明石礼貌性的对九思行了礼。
这个审神者有点意思。
“还有,进门之前记得敲门。”见明石愣着没什么反应,九思又添了一句:“再有下次的话近侍就换回萤丸。”
前言撤回。
明石把打好的米粥小菜摆在九思面前的时候,九思一度怀疑眼前的人是假明石。显然明石自己也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萤丸他们硬塞给我的。”
果然……九思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工作,开始用早餐。明石瞟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之前那个墨迹,已经非常淡了。
“多谢款待。”放下筷子,九思将盘子推到一边,继续处理公文,那个背影,带着十二的认真和谨慎。九思没有再交代什么,明石打了个哈欠,在旁边撑着脑袋躺下了。
安静的只能听到九思的笔在纸上划过的沙沙声。
“呐,主上啊,你为什么单单对萤这么执着呢?”明石如此问起来的时候,九思手微微抖了一下,她放下手中的笔,笑着回答了他:
“喜欢上某个人,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那我换一个问法好了。”明石吸了口气,起身靠到九思面前:“您为什么,这么喜欢萤呢?明明优秀的刀剑有这么多,就连那个被称为最美的天下五剑,也没见您多看几眼。”
九思撑着下巴想了想,反问:“三日月先生确实很美,但我也并没有不喜欢大家呀?”
“但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不是吗?”即使明石国行只是懒洋洋的撑在桌子上,他也还是借着身高的优势可以轻松的俯视九思,颇有种居高临下的错觉。
“我再问一遍主上,您为何,只对萤丸……有着异于常人的执着?”明石国行也不是傻子,这么多天下来,他也算看明白了,九思对什么都看的很淡,然而仿佛是作为交换一般,她对这个世界所有喜爱,都转移到了名为“萤丸”的付丧神身上。
世界份的执着,那是多么沉重和可怕的东西,她自己不清楚吗,而她居然,对这份情感毫不掩饰,毫不收敛。
“在我最黑暗最难以度过的时光里,我所看到的光,是萤。”九思微微弯了嘴角,“他给了我世界,我便回报以世界,仅此而已。”
“嗯~”应答的尾音微微上扬,似乎是想看清她此番话的真假,明石国行探过头来,停在了离她非常近的位置上。九思是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位传说中的来派家长,她看到明石国行金色的眸子隔着镜片闪烁着浅浅的红色,妖异非常。
“国行先生的眼睛,很漂亮呢。”不经意之间,话语就已经从喉咙里脱口而出,九思下意识的要捂住唇,愣了一下之后,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放下了手。
明石的眼睛里倒是没什么波澜,他撑着脑袋,懒洋洋的说了一句:“啊,那还真是多谢夸奖。”
气氛暂时的沉默了一会儿,九思手指敲了敲桌子:“我该工作了。”明石从桌子上挪开手,九思又抬起手来挥了挥:“坐到我后边去,挡着光了。”
明石顺从的听从了命令,爬到九思后面去之后,九思顿了顿,又回过头看他:“国行,没有什么别的问题的话,你就可以回去了,把早饭的餐碟带回厨房。”
明石推了推眼镜,懒洋洋的耸耸肩“您对咱,抱着什么期望呐?”
也是。
九思没有多说什么,端起盘子起身。
“国行!”九思的身影刚刚消失,爱染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一把将国行拖回了来派房间。“你都做了些什么!”
明石想了想不太确定的说:“准备了早饭?”
爱染差点疯掉。
“主上每日的事务就已经很忙了,作为近侍至少要处理好这些杂务啊!”
明石懒散的应了一声,四周看了看:“说起来,萤丸呢?”
“萤去帮主上了!”
“唔……”明石摸了摸下吧,“好,去看看。”
“诶?”爱染惊呼着想阻止明石,他却已经突然不见了踪影。
“主上也真是,太放纵国行了啦!”萤丸端着盘子,九思却没有回来,跟萤走在一起。九思只是笑着:“他才刚刚来本丸嘛,适应总是要一点时间。而且……没干劲不是那个人的卖点吗?”
“话是这么说啦……”萤丸站着板凳,试图将餐具放进水池,好像还是有点吃力,九思便走到萤丸背后,搂着他的腰将他抱起来。
盘子已经被丢进了洗碗池,萤丸的脚尖重新落回板凳上,九思的双手却没有松开。
萤丸握着九思搭在他腰间的手,就这么静静站了一会儿。然后他吸了口气,试探着开了口:“主上?”
“明石先生好像不太喜欢我?”
听到声音的明石差点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下意识往草丛里缩了缩。“没有的事。”萤丸仰起头,看向了九思。
“国行那家伙大概是还没搞清楚状况啦。”
“是这样的吗……”搞不好就是因为知道状况才会这个反应呢。“毕竟主上的‘那个时期’,国行并没有经历过呀。”“那也没有关系的。”九思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又笑出了声:“我会让国行先生知道,萤对我来说有多重要的。”
“主上……”萤丸呆呆看着九思信誓旦旦,突然红了脸颊。“跟……跟我说这种事我会不好意思的!”萤丸挣扎着转过身,整个人都埋进九思怀里,九思收紧了臂膀,埋头在他颈间。
“这样也可爱。”
“喂国行!”爱染拍了拍明石的肩膀,然后迅速的捂住了他差点惊叫出声的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就说,主人是相当喜欢萤的吧?”
明石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喜欢”,是这么回事啊。
萤,你对主上怎么看?
换了爱染去做近侍,明石如此问了归来的萤丸。
“主上?”突然被问了这样的问题,萤有些意外。
“是个非常棒的人哦。”
“我没问这个!”明石使劲挠了挠头,看的萤丸笑出了声。“我知道,我知道啦。”
“我喜欢主上哦。”萤丸正坐着,非常认真的看着他。“国行不用担心,我们很好的,真的。”
“萤不害怕吗?”
萤丸眨了眨眼,突然明白了明石担心的是什么。
“什么呀,国行是在担心这个呀。”萤吸了口气,微微翘起了嘴角:“最开始确实是害怕过的。”
“害怕,却也曾经因为自己的特别而暗自窃喜。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又想要什么,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开始有些急躁。”
“无论是被喜欢,还是要去喜欢某个人,我都是第一次。”
明石推了推眼镜,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时候,主上毫不在意我的任何回复,只是将所有情感倾泻而出。”
“简直就像在说……‘只要全盘接受,并老实的感到开心就好了’。”
“我试着去理解那份浓烈到有些不正常的情感,并努力接受。”
“我现在觉得,主上喜欢的是我,真是太好了。”
虽然有些担心,但是萤丸那样子的表情,那样子的笑靥如花,是他从前所不曾见过的。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时候爱染说的话:“国行知道主上喜欢萤的话也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呀?”
明石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萤丸的脑袋:“这样啊。”
“要变矮了!”萤丸吐了吐舌头,半真半假。
第二日,近侍仍然是明石国行。明石照例被爱染和萤丸早早的从被窝里轰出来,按着刷牙更衣,然后塞给文件,推向九思工作的和室。
出乎意料的,办公的矮桌被挪到了一边,九思大开着朝向院子的大门,正坐在门口,看着院子里鱼肚白的天色,若有所思。
“主上一直都起这么早吗?”明石挠了挠头,还是走了过去。九思愣了一下,回过头看到是明石,做了一个吃惊的表情:“啊,我忘记把近侍换回来了……”明石眉头抖了抖,将文件丢在了桌子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真是辛苦啊,审神者什么的。”
九思突然笑出了声。
“国行先生居然来的这么早,我有点意外,没干劲不是卖点吗?”明石向九思狠狠丢了个白眼:“还不是因为国俊和萤丸他们……”
“国行先生。”九思笑着打断了明石无奈的解释,太阳刚好从云层里钻了出来,暖暖的金色光芒从院子里撒了进来,刚好落在了九思的金色发丝,隐隐有些不真实。
“我很怕火哦。”
明石愣了一瞬,歪了一下头,满脸迷茫。
“如果你觉得有一天我回因为一己私欲而伤了萤,你就利用这个弱点,杀了我吧。”九思平静的笑着,用“今早吃了三文鱼”的语气,说着惊人的话。
“这样,国行先生可以放心了吗?”
哎呀哎呀。
“那就请多指教咯,主上~”明石国行打了个哈欠,睡倒在了地上,九思叹了口气,看了看这个终于卸下了防备的家伙。
“请多指教,兄长大人。”
(完)
——————————————
我觉得九思跟监护人肯定是会有些小插曲的
但是九思可以处理的很好。
所以就有了这个故事,一个喜欢着萤的审神者,从见到监护人的慌张,到努力取得了承认的故事。
爱染的话,并不是真的没有理解九思与萤丸的情感,只是他大大咧咧的性格,以及不是特别擅长描述这一类事情,造成了些许无关紧要的误会。
爱,并不是单纯的爱,因为爱所以珍视,因为爱所以变得更好,九思因为萤改变了许多,这些东西,来的比明石早许多的爱染都看在眼里,虽然他不是纤细到可以将察觉到的事情一一讲明的人,不过直觉是相当准确的。
好久没有写过这么长的日常了,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拾伍司个人作品总索引(2017年)

九思的新浪微博

评论(14)
热度(67)